一定发手机版首页-以市场机制遏制腐败空间,能否让茅台价格“随行就市”

一定发手机版首页-以市场机制遏制腐败空间,能否让茅台价格“随行就市”

  以市场机制遏制腐败空间,能否让茅台价格“随行就市”

  专栏

  茅台价格机制扭曲之下,大量寻租空间就会附着在渠道之上,某些勾兑也会丛生。

  近日,人民日报海外版“学习小组”发表文章《变味的茅台,谁在买单?》,直指茅台成为“权力的供品”和“官场腐败的硬通货”、顺带着还让大批黄牛发了家。文章提出酒是用来喝的,不是用来炒的,更不是用来腐的。一时间把“白酒之王”推上风口浪尖。除了资本市场反应“激烈”,茅台的营销方式、价格确定,也成了热点话题。

  利润被黄牛盘剥,是国有资产的流失

  其实,茅台作为“官场腐败的硬通货”,并不是什么新闻。2018年,贵州省原省委常委、副省长王晓光被留置后,房子里堆着4000多瓶茅台酒。

  权力加持之下,茅台成了中国市场上的某种“异类”。一方面,高昂的品牌价值和稀缺性,导致了市场趋之若鹜;但由于限产限价限购,又让“卖茅台”本身成为一种权力,甚至每一个茅台酒特许专卖店就像是一部“印钞机”。

  1499元的茅台飞天即便已是高价,但普通消费者仍然很难买到,一度被人揶揄为“水黄金”。而茅台作为国企,每年大量的“水黄金”流入黄牛的腰包和个别官员的库房,又通过某种形式“返还”成为经营者的私产,这无异于几方分食国有资产。

  2019年落马的茅台集团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袁仁国,其妻子儿女自2004年以来违规经营茅台酒获利2.3亿元。袁仁国还“大笔一挥”,给了王晓光4个专卖店的经营权,王晓光家人因此赚了4000万,围绕着“这杯酒”的腐败可见一斑。这里面,国有资产的流失也显而易见。

  定价模式扭曲,导致自我设租越压越乱

  茅台作为我国的高档白酒,在坊间总是跟“身份消费”联系在一起。而茅台酒到底价值几何,又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。爱酒者,奉为“酒王”;不爱者,视为“韭菜”。

  单从产品成本计算一瓶不超百元,根据茅台2019年年报,毛利率高达93.74%。2019年茅台的净利润412亿元,人均利润152万元,是科技巨头华为的4.6倍,可谓“一本万利”。而比“产茅台”更赚钱的,则是“卖茅台”。茅台曾经的渠道利润率一度高达136%,如今虽然通过提高出厂价降到了70%,但加上黄牛的利润之后,依然超过100%,几乎是“无本万利”。

  如若听任渠道商瓜分茅台的巨大利润空间,既对不起国资在内的大小股东,也对不起顾客,更是对品牌价值的耗损。

  这些年,茅台一直标榜要做“平民酒”,可实际上,扭曲的定价模式反而导致了自我设租、越压越乱——因为对茅台人为压价,结果必然是一瓶难求。价格机制扭曲之下,大量寻租空间也会附着在渠道之上,某些勾兑也会丛生。

  因此,茅台最该改变的,是渠道商的不当得利,真正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。比如,提高出厂价、公开拍卖、直营直销等。以国内互联网普及程度,茅台也可以考虑结合网络技术、依托电商平台为销售渠道建设升级。

  真正回归市场,“飞天”再涨也无妨

  当然,茅台真正回归市场,以其当下的知名度和富裕阶层的购买力来说,或许意味着茅台飞天还有相当的涨价空间。但只要没有权力的染指,即便涨成天价,那是富人阶层甘愿埋单,而我们普通消费者,大不了就不喝了。

  一些人可能有这样的迷思,茅台作为国企,怎能生产老百姓喝不起的奢侈品呢?但事实是,无论国企民企都应尊重市场规律。对于茅台这样并非事关国计民生的国企来说,它的任务就是在市场规律下,尽可能提高利润、增加纳税额,为当地财政收入、脱贫攻坚做贡献。

  对茅台来说,只有放活定价机制,让公开透明的市场机制去遏制腐败,才能真正走出“腐败酒”的质疑。从集团长远发展角度看,一些改革也必须推进。

  需要看到的是,茅台的影响力更多限于50、60、70后。未来当这些人步入“医生不让喝酒”的年龄,又随着酒品市场开放,80、90后这一代年轻人的多元品位、丰富体验和养生需求,都可能会给茅台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。

  为此,茅台显然应有更长远的眼光,用丰富的产品体系去满足不同市场需求。茅台也不必再纠结高端还是平民,让“飞天”高飞,用更多其他优质产品来填补中端市场、年轻人市场,这样也会有一个更健康的产业生态。

  □关不羽(专栏作家)

【编辑:王思硕】
Previous Article